人生感悟人生哲理思想思维为人处世人生随笔
返回尊亿娱乐国际

尊亿娱乐国际报道你听懂了吗?思索有理,问问题无罪!_尊亿娱乐国际官资讯

来源: www.yIqig.com 时间:2010-06-10 编辑: 人生感悟
你听懂了吗?思索有理,问问题无罪!

在MS^2第三期学员的开营仪式上,华老师特邀我们的副院长Kurt来做开场演讲。我看过他的演讲提纲,是很有意义的题目。Kurt是一个非常善于思索的人,他和别人看问题的视角往往差别,所以他的演讲经常带给大家线人一新的感受。我非常守候他的演讲。

    Kurt侃侃而谈。但我发现有些内容听不懂。我以为这是因为我是个“计算机科盲”,对那些技术词汇不了解造成的。同学们作为计算机专业的学生,应该没有问题。所以我没敢问问题,我怕耽误大家。Kurt离开后,我怀着好奇心做了一个观察,想看看大家听懂了几多。我问的问题不好,大家没什么反应。华老师换了一个方式,他说:听懂了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同学请举手。无人举手。百分之八十?百分之七十?直到问到百分之五十的时刻才有大批的同学把手颤颤巍巍地举起来。。。分析一下原因,可能有几个:一是语言问题。Kurt对语言的讲究恐怕是研究院之“最”,他特别请了一个在日报做过编辑的老外 – Dwight来给大家改论文,教英文,力图提高整个研究院员工的英文水平。Kurt在让自己的用词精确生动的同时,也用了一些我们不常见的词。二是文化背景问题。他在演讲中会不由自主地引经据典,开玩笑,他的语言很幽默,但对没有美国文化背景的人来说,了解起来有难度。三是我认为Kurt只是做一个短的开场,所以就没有事先把演讲提纲发给大家,大家对他要讲的内容毫无概念,听的时刻也很难抓住重点。事后想想,如果在他讲完之后提问的时刻,如果有个同学能自告奋勇和他确认一下自己听懂的他演讲的几个重点,那会是对大家都有帮助的。惋惜没有人这样做。

?????? Harry已经说过,问问题的水平反映一个人聪不伶俐。在西方人们常讲:没有愚蠢的问题,只有愚蠢的答案。但我们儿时受到的和熏陶不是这样的。上小学的时刻,老师不会学生问问题。偶然问个问题的还会受到同伴们莫名其妙的哄笑。比较敏锐无的比如说我,就从此“再没有问题了”。甚至工作之后,有些同事都是这样。你问一个问题,他会说:“这个也要问” ?毕竟是通过多年的摔打,我的脸皮厚度大大增加。我会说:“是呀,本人就是笨。您肯定知道答案,请您指教一下吧。”你知道吗?那个笑话你的人很有可能也答不上来,或答不好。我会在心里说:凭什么笑我。然后就是心大涨,脸皮的厚度又随之增加了!

?????? 我前两年上过一个课,叫“Precision Questioning”.讲师告诉我们微软是一个大家问问题,问伶俐问题的公司。我很受启发。有一个曲线图是这样的:它的标题是到2008年环球游戏市场总值会抵达***美金。它的起点是2000年的市场总值,然后一路升上去。很多人,特别是从事游戏开拓的人看到这个图也许会很兴奋。但爱较真的人能够问很多问题:这个观察是哪个公司做的?权威性怎么样?怎么采集的数据?这里所说的游戏市场上游戏和console game都包括吗?既然是环球市场,把当地的货币转化为美金时是用的什么汇率?2000年的还是预估的2008年的?这个预测是不是树立在环球经济这些年不会有衰退这样的信仰之上?。。。。。。在此之前,我从没想过能够针对看似这么权威的一个图问这么多的问题。真希望这个“问题篓子”是我。现在,在听完演讲进入Q&A环节的时刻,我常会很焦虑。因为我费尽心机也想不出问题,更不消说好问题。我多想在抛出一个问题后,听到别人说“good question!”,那我得多得意呀。能问问题的人是有勇气的人,是会思索的人,是伶俐人!杨澜的一本书叫“我问故我在”。她采访过很多国际知名的人,她通干涉问题启发那些人谈出很有意义的内容,甚至是“掏心窝子”的话。善于发问这个特质成就了一个出色的主持人。

所以从今以后,能不克让我们都壮起“虎”胆,大问特问。同胞不爱问问题是有名的。当总部来人演讲,特别是大来的时刻,为了怕冷场,我们往往在下面安排“托儿”,事先准备几个问题。充当“托儿”的也大多是“海归”。不外这种状况已在,因为象尔等这样的新时代是越来越“生猛”了。这是可喜的现象。同时,也希望当有人问问题时,我们都给他一些的掌声和真心的赞扬。别人问我们问题的时刻,我们也要有些耐烦。我刚来微软的时刻,很多事情都不会,只好硬着头皮问别人各种各样的傻问题,从而得到了一个好听的外号“笨笨”。不外过了没多久,这个外号就没人叫了。因为“笨笨”通过向“大拿”们不断虚心请教,很快就变“聪聪”了。我发现,真正的“大拿”们还有老外仿佛看待问问题的人更加宽容,很少指责别人笨,并视之为相同学习,教学相长的进程。他们在解答的时刻也很详细,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即使你问的问题不那么到位,他们也能很快了解你的意义,并且用浅显的语言去帮你了解一个深奥的道理。对此我心存感谢。我变“聪聪”后,也学着去体谅别的“笨笨”们的不易,所以对和我一样天资不那么聪颖的人就会比较耐烦。这点大家能够以我为表率。 :-)

写到这,我忽然想起我已经读过一个严谨的学生的故事,他的问题险些把老师问疯。亚勤说我有时很象这个学生。他没晕倒过实在是侥幸。哈哈。故事是这样的:

某日,老师在课堂上想看看一学生智商有没有问题,问他

“树上有十只鸟,开枪打死一只,还剩几只?”

他反问“是无声手枪或别的无声的枪吗?”

“不是。”

“枪声有多大?”

“80-100分贝。”

“那就是说会震的耳朵疼?”

“是。”

“在这个城市里打鸟犯不犯法?”

“不犯。”

“您确定那只鸟真的被打死啦?”

“确定。”偶已经不耐烦了“托付,你告诉我还剩几只就行了,OK”

“OK,树上的鸟里有没有聋子?”

“没有。”

“有没有关在笼子里的?”

“没有。”

“边上还有没有别的的树,树上还有没有别的鸟?”

“没有。”

“有没有残疾的或饿的飞不动的鸟?”

“没有。”

“算不算怀孕肚子里的小鸟?”

“不算。”

“打鸟的人眼有没有花?保证是十只?”

“没有花,就十只。”

偶已经满脑门是汗,且下课铃响,但他继续问“有没有傻的不怕死的?”

“都怕死。”

“会不会一枪打死两只?”

“不会。

“一切的鸟都能够自由运动吗?”

“完全能够。”

“如果您的解答没有哄人,”学生满怀信心的说,“打死的鸟要是挂在树上没掉下来,那么就剩一只,如果掉下来,就一只不剩。”老师当即晕倒!

如何靠伶俐的问题启发被问的人给出美丽的答案而非将对方逼疯,从而解决自己心中的疑惑也是一个很重要的。但是该如何问问题,这个问题我答不好,不外没联系,我们能够向你们华老师,黄老师,邹老师请教一下。呵呵。

但不论怎么说,思索有理,问问题无罪!

在MS^2第三期学员的开营仪式上,华老师特邀我们的副院长Kurt来做开场演讲。我看过他的演讲提纲,是很有意义的题目。Kurt是一个非常善于思索的人,他和别人看问题的视角往往差别,所以他的演讲经常带给大家线人一新的感受。我非常守候他的演讲。

    Kurt侃侃而谈。但我发现有些内容听不懂。我以为这是因为我是个“计算机科盲”,对那些技术词汇不了解造成的。同学们作为计算机专业的学生,应该没有问题。所以我没敢问问题,我怕耽误大家。Kurt离开后,我怀着好奇心做了一个观察,想看看大家听懂了几多。我问的问题不好,大家没什么反应。华老师换了一个方式,他说:听懂了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同学请举手。无人举手。百分之八十?百分之七十?直到问到百分之五十的时刻才有大批的同学把手颤颤巍巍地举起来。。。分析一下原因,可能有几个:一是语言问题。Kurt对语言的讲究恐怕是研究院之“最”,他特别请了一个在日报做过编辑的老外 – Dwight来给大家改论文,教英文,力图提高整个研究院员工的英文水平。Kurt在让自己的用词精确生动的同时,也用了一些我们不常见的词。二是文化背景问题。他在演讲中会不由自主地引经据典,开玩笑,他的语言很幽默,但对没有美国文化背景的人来说,了解起来有难度。三是我认为Kurt只是做一个短的开场,所以就没有事先把演讲提纲发给大家,大家对他要讲的内容毫无概念,听的时刻也很难抓住重点。事后想想,如果在他讲完之后提问的时刻,如果有个同学能自告奋勇和他确认一下自己听懂的他演讲的几个重点,那会是对大家都有帮助的。惋惜没有人这样做。

条评论